【清華思沙龍】童兵戰地烏干達。"Invisible children" 全台首映!


Date: Fri, 6 Jun 2008 11:57:19 +0800 (CST)
From: 共同教育委員會 <cfge(at)my(dot)nthu(dot)edu(dot)tw>


【清華思沙龍】戰火下的墮天使——童兵戰地烏干達

持續十九年的武裝衝突
無辜的孩子拾起槍枝
成為冷血的戰士

奴役、麻藥、性剝削
黑暗大陸最不忍逼視的真相

對於無助脆弱的孩子
我們能做些什麼?

講者:黃默教授(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)
主持:嚴震生教授(政大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、清大通識中心兼教授)
時間:69日星期一
地點:合勤演藝廳

活動內容:

1900 - 2000放映紀錄片 《Invisible Children
美國加州與聖地牙哥的學生為了「尋找故事」而來到蘇丹,卻於北烏干達發現了在叢林中絕望廝殺的童兵。於是,學生搖身而變成導演,讓我們看見那些「看不見的孩子」。

2000 - 2130 沙龍交流
持續十九年的武裝衝突,無辜的孩子拾起槍枝,成為冷血的戰士;
奴役、麻藥、性剝削,黑暗大陸最不忍逼視的真相。
對於無助脆弱的孩子,我們能做些什麼?

線上報名: http://registrano.com/events/fdafa2 (報名者優先入場)

部落格:http://nthuthinkers.blogspot.com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《看不見的孩子》全台首映

清華思沙龍 關心兒童人權
【清華思沙龍新聞稿】

紀錄片《Invisible Children》由三位來自美國加州聖地牙哥的學生擔綱導演。他們親自前往位於非洲的北烏干達,拍攝下那群身處十九年武裝衝突、動盪不安的孩子們,不僅無家可歸、流離失所,還必須面對夜晚遭叛軍綁架甚至殺害的巨大恐慌,被綁架的孩童將會被訓練成殺人不眨眼的童兵,甚至遭到毆打、性剝削等殘酷虐待。

本紀錄片已於各國網路廣為流傳,但至今在台灣社會仍迴響甚微,清華思沙龍特別製作中文字幕,將紀錄片以更平易近人的方式呈現,喚起民眾對兒童人權的關注,並思考兒童人權將如何保障,探討烏干達現況又已行至何方。

黃默教授與嚴震生教授將會於紀錄片播放完畢後,與主持人嚴震生以及參與沙龍的民眾展開深度對話。讓我們以更深層的角度,激發知識的火花。本系列活動即日起可開始報名。座位有限、反應熱烈,還請各位把握機會,以免向隅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【選文】非洲兒童的悲慘世界

【阿娜多.愛西,巴黎】

兒童當戰鬥兵
除了教育和衛生條件極差之外,有的國家陷入無政府狀態,有的只剩下少許公家機構奇蹟似地生存,如索馬利亞(Somali)、獅子山(Sierra Leone)、賴比瑞亞(Liberia)、剛果(Congo)、蘇丹(Sudan)。整個兒童世代對於生命,只知道大規模暴力屠殺。

在非洲武裝衝突的局勢中,「戰鬥娃娃兵」的現象一點也不單純,更不是例外。「戰鬥娃娃兵」正逐漸形成普遍的趨勢,在許多國家裡大多數兒童早已淪為軍伕。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估計,賴比瑞亞在一九九四年六萬名戰鬥人員中,十七歲以下的青少年占了 百分之二十。許多仍長著乳牙的戰鬥兵,都是在十歲前就被徵募加入解放軍。蘇丹是娃娃兵最盛行的地區,此地失蹤男童的數目更為驚人。莫三比克在十六年的內戰期間,被迫加入反抗軍游擊隊或政府部隊的 兒童有一萬名。這些勇敢的士兵有的才剛滿六歲。整個內戰過程中,至少有92%的兒童與親人分散;77%目睹大屠殺;88%目睹肉體凌遲和酷刑;51%本身遭受肉體凌遲和酷刑;63%目睹綁架和性虐待;64%本身遭到綁架;75%遭綁架的兒童被迫當搬運工;28%遭綁架的男童被訓練為戰鬥兵。

根據一項調查顯示,安哥拉(Angola)在一九九五年有36%的兒童曾跟隨或支援軍人,7%的兒童曾朝人開槍。在烏干達(Uganda),國民反抗軍(現今政府)曾把三千名兒童納入軍隊,其中有五百名女童。至於和烏干達現任政府對抗的基督反抗軍,據估計曾招募一萬名兒童入軍隊。這些兒童被用來擔任戰鬥兵、僕役、搬運工或性奴隸。獅子山自一九九一年以來,可怕的革命聯合陣線便奉行「俘虜策略」,大肆劫掠村落,俘虜小孩加入他們的軍隊。

即使在人道救援的難民營裡,小女孩在此找到庇護,仍然得不到保護。總有一些變態人毫無憐憫心,不擇手段地趁火打劫,把她們當作「享樂的性工具」。最近由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總署(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)和英國非政府兒童救援組織共同進行的一項調查揭露,在賴比瑞亞、幾內亞(Guinea)及獅子山境內,在難民營內有兒童性剝削集團。女童被某些「人道專員」逼迫,提供性服務換取口糧。

無論太平或是戰亂時期,非洲兒童的困境總與暴力脫不了關係,關鍵還是在於刑法與兒童人權的維護。一般而言,非洲國家既缺乏司法架構,也沒有貫徹司法的能力。例如在幾內亞首都科那克里(Conakry),監獄裡就關著許多十八歲以下的青少年和幼童。其中大部分兒童是街上遊童,因為家裡太窮,無法得到照顧,因此他們打架、乞討、偷東西吃而被警察抓走。非洲到處有成千上百的兒童被丟入骯髒、擁擠的監獄,有時還跟成人關在一起,食物常被大人搶去吃。另外在盧安達(Rwanda),有幾百名關在獄中的男童竟面臨「種族大屠殺」的重罪起訴。總結來說,兒童普遍得不到司法協助,更缺乏適當的心理輔導。

前途黑暗
非洲難童的無盡慘況反映現實與人權條款之間有多麼大的落差。非洲國家同意加入保護兒童的行列,並且簽署具有國際效力的條約,以司法手段保護兒童。如兒童權利公約第二條規定:「簽約國不但要尊重公約條款明列的兒童權利,並且要保障相關的兒童司法權益。」在這方面,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更明確界定政府的責任:「各國政府及國際組織應該義無反顧,主動地將兒童人權及福祉的相關措施,視為優先施政。」負責推動及保障兒童福祉的機構若有「未履行者,應予彙報檢討。」

然而,這些主動參與的非洲國家,簽約屢次走出公約的規範及原則。這些國家沒有辦法遵守國際法,也沒有在本國境內實踐,更缺少專責機構在當地有效落實國際界定的司法標準。至於非洲兒童,則因為社會先天不良的環境,終至淪落無人聞問。這種發展非常令人擔憂,因為事關整個非洲大陸乃至全世界的命運。兒童既然是各民族的未來,任由他們犧牲,等於放棄未來,更大的犧牲也將接著來。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將兒童喻為「和平種籽」,提醒我們注意一項事實:唯有兒童的人權和福祉得到保障,國家才能永續發展,全世界才可能有和平與安全。兒童人權和國家進步是密不可分的,領導人在本質上應徹底、有系統地履行責任。非洲真的能履行責任嗎?每個人心中應該有自己的答案。

【人籟論辨月刊第2期,20042月】

採訪者:
阿娜多.愛西 聯合國裁軍研究所∕日內瓦
加特琳.麥亞 布勃尼大學∕法國
喬瑟.愛西 日內瓦國際事務研究院∕日內瓦